您的位置: 蛟河信息网 > 星座

山西综改区路线图袁纯清的鲁尔式改造

发布时间:2019-09-14 06:56:04

山西综改区路线图:袁纯清的鲁尔式改造

生意社12月20日讯

去山西抢煤!? 近日,从山西太原驱车赶往阳泉,一路上,一辆辆满载煤炭的大货车鱼贯而过。一小时后到达阳泉境内,莽莽太行山脉,两侧峰峦起伏,蜿蜒的拉煤车在路上排号前行,有的货车想快点赶路以便抢到更多的煤却一直没办法超车。 这显然是误读了背景。 就在两天前,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彭森首次公开宣布:“山西综改区获批,意义深远。”山西省国家资源型经济转型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简称“综改区”)的神秘面纱终于揭开。这是全国获批的第九个综改区。而坊间一些关于山西会进一步控制煤炭资源,甚至大幅减少煤炭业比重的传言导演了这场抢煤战。 了解到,山西综改区获批后,最具标志性的产业依然还是煤炭业,此前轰轰烈烈的山西“煤改”被赋予了更深层次的意义。 在太原市东后小河巷12号大门前看到,一条狭窄的街道被二三十辆车围得水泄不通,只能侧身周旋于其间。进入大门看到,这里停的豪华车更多。 这便是慕“综改区”之名蜂拥而至山西省发改委的各路人马。走进发改委办公大楼,地面干净得照出人影来,多个处室门外都有人在大声地谈论着“综改区”。 “有项目就赶快报过来。”12月16日,山西省发改委投资处李海生处长在里催促该省某市发改局的官员。面对本报,李海生拒绝透露“综改区”方案的最新细化进展。 “三易其稿,但尚未成形。”在山西省发改委财经办负责人处得到的答案依旧不清晰,而山西省其他政府部门对此也是三缄其口,“现在谁都不敢乱说”,但可以肯定的是“方案将在半年之后出台”。 不过已经可以看到的变化是:曾经遍地炼焦厂冒着的黑烟让白色衣物不一会儿变成灰色的一幕,如今在山西正努力打造成绿草如茵的家园。随着年中袁纯清顺利接棒张宝顺,这场类似当年德国整治鲁尔工业区的战斗在三晋大地已经打响。 煤层气开发权破题 山西综改区终获国务院批复。 “两年前就开始酝酿此事。”2008年,山西省成为全国惟一一个经济负增长的省份,而此时中央已基本肯定了山西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的道路。在此背景下,综改区露出苗头。 “连续11个月经济负增长,这在全国非常罕见。”12月16日,山西社科院能源研究所所长王宏英告诉本报,“当时,山西省经济转型发展的核心被认为是山西省煤炭工业的可持续发展。” 2009年,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和发改委相关负责官员则两次赴山西就“综改区”展开调研,而山西省主要负责此事的领导,也多次赴京汇报。“山西要尽快把资源要素资本化、市场化。”在调研中,国家发改委体改司司长孔泾源称。 随后,“上报的综改区方案第一项内容就是,请求中央继续支持山西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12月15日,一位消息人士告诉本报,最近山西在一次内部召开的综改区会议上,明确提出了“9条”意见。 “具体内容只有少数参与者知道。”山西省发改委规划处负责人向证实。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彭森此前透露,山西综改区获得的最重要的政策将是改革的先行先试试验权,同时“山西的资源型经济转型关乎国家能源安全”。 先试先行权的具体落实尚未最终定论。但采访发改委官员获知,在制度设计上,先行先试权体现在金融、土地、财税、投资等多方面。采访到的内容大致包括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试点、财税改革、资源税试点、完善采矿权及资源有偿使用机制、深化金融改革、实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等政策。 目前从掌握的信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此次综改区试验中,山西将获得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财政返还、煤层气开采、旧有煤矿用地审批权等方面政策优惠。 其中,山西煤层气开发的气权问题,有望获得重大突破。“山西煤炭企业将拥有优先开采煤层气的权利。”王宏英说,此前这一权利一致被央企所垄断,山西本地的企业只有晋煤集团一家涉足“气权”。 在国内,由于煤田开采一直坚持“先采气后采煤”的原则,这样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山西省开发煤炭资源的进度。因此,综改区方案中,山西省提出“允许山西拥有优先开采煤层气的权利”。 “煤、焦炭等相关产业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占到了山西的近九成”。一位接近山西省省长王君的人士对本报表示,“省长在向国家发改委的汇报中称,在十二五规划以转变增长方式为主线,以及国家下发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意见的大背景下,综改区的意义颇为深远。” 山西方面则放出豪言称,山西省煤炭企业获得省内煤层气开采权,其目标是“气随煤走、两权合一”。其中,一个重要的内容是,山西省继续将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中的30%用于企业转产和资源城市转型。按照山西160亿元的煤炭可持续发展基金规模来算,这部分资金保守计算将有48亿元用于支持山西转型发展。 另外,在关于财政返还的政策支持请求中,山西希望中央每年按照山西前3年财政上缴的平均数额按比例进行财政转移支付,中央每年将为山西拨付“转型发展基金”104亿元。 而目前山西正在实施“气化山西”的改革措施,按照山西省政府的规划,到2015年,山西的煤层气、天然气、焦炉煤气、煤制天然气供气总量将达120亿立方米。“如果发展好‘四气’产业,就相当于再建一个中国的‘大庆’。”王宏英说。 千个项目排队上 “争取上1000个重大项目。”本报在采访山西一位参与十二五规划起草的专家时,在其办公桌上看到的一份文件上写道。 一位参与综改区方案的专家向证实,在方案中,山西将拥有对采煤沉陷区、废弃工矿地、劣质土地的使用和审批权;另外,国家此次将只对山西省转型试验区进行整体规划,而其中的具体项目将由山西省具体负责审批。 “这就大大增加了山西的自主权利。”山西省发改委官员说。 在山西省近日召开的全省领导干部大会上,山西省委书记袁纯清也提出,“要在未来几年内新上项目1000多个,其中亿元以上项目270个,总投资2600亿元以上;特别是以煤层气开发、煤炭清洁利用、光伏产业等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以煤化工为代表的资源深加工产业等新兴产业发展势头强劲。“这些新兴产业正是山西十二五的内容,目前该规划正处于修改阶段。” 此外,山西还希望多争取点筹码。一位曾来山西考察综改区的中央领导表示:“山西的问题已不是山西一省的问题,而是全局性、战略性的问题。”山西3年累计淘汰钢铁、焦化、水泥等落后产能1.14亿多吨,十一五前4年万元GDP能耗下降幅度居全国第6位。 “结构调整、节能减排、安全生产、民生保障,品味这些数字变化的含义时,就能感受到山西资源型地区的转型步伐正在加快。”山西省经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张复明表示。 煤炭业依然是山西的标志性产业。“十二五规划制定的煤炭产量是9亿吨。”王宏英说,增加了2亿吨。数据显示,1至11月,全省原煤产量累计完成约6.6亿吨,已超过去年全年产量。 山西省煤炭厅厅长王守祯表示,依托煤炭而非依赖煤炭,跳出煤炭而非放弃煤炭,“山西煤炭全行业在装备制造、汽车、交通运输、生物制药、旅游服务、生态农业等多个领域走出了多元发展的路子。”1至10月,山西省属五大煤炭集团累计实现非煤销售收入1609亿元,占五大集团总销售收入的55%以上,增幅达73%以上。 山西“壮士断腕”大胆舍弃的远不止这些,还包括从单纯的生铁、粗钢生产到拥有全球最大的不锈钢生产企业,从单纯原煤生产到建立14个国有重点企业循环经济园区。显然,艰难的抉择在山西综改区已经先行先试。 注意到,袁纯清赴任山西之后多次直言不讳地提到山西要在“煤”上做大文章,称在“煤”上解放思想是山西最大的解放思想,并一口气为山西的新型工业化指出七条路径,这给一直以来为“弃煤”还是“用煤”所困扰的山西官员们指明了方向。 与此同时,趁着综改区的东风,山西主要领导则多次到一线了解情况。袁纯清上任后密集调研,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走访省内11市,为山西发展“把脉问诊”;王君多次进行了批示,“要选择重点地市、行业、单位进行先行先试。” 王宏英认为,大力争取适合山西发展的大型项目,例如新能源、LED、风能、太阳能,以及环保产业项目等,“可以向国家争取支持,在山西优先布点”。 “不差钱”但欠机制 “综改区离不开金融机构的鼎力支持。” 山西财经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崔满红告诉本报,鼓励和引导金融机构为山西的产业项目提供信贷、担保等金融支持,要从单一以煤和煤炭加工转化为基础转向多元发展现代产业体系,同时急需构建一个新的金融服务体系。 崔满红回忆,山西自古闻名,不是因为煤,而是因晋商和票号,“山西太原并州路的银行很多,趁现在改造之机,打造成为一条类似华尔街的金融中心,吸纳银行扎堆于此。”崔满红身处山西,长期研究资源依赖型经济,对综改区的建议不无道理。 “现在的东部沿海城市,之所以发达,与金融的发达不无关系。”崔满红说,山西也应该借综改区的东风,唤醒沉睡多年的金融业。过去,山西平遥在票号兴衰的百余年间,集中了当时全国最大的票号富商,富甲一方。票号就是当时的金融服务业,过去的金融如此发达,而今更是需要大力发展金融。 “正在筹备山西金融办。”山西省政府资本办主任王华在里告诉本报,山西五大煤企集团整体上市,进入了山西资本市场发展的规划当中;此前,还提出了2010年全省资本市场的发展目标,实现两个“保三争五”,即资本市场融资数保证300亿元,争取500亿元,以及上市公司保证三家,争取五家。 同时,“山西煤改后出现的千亿元资金空缺,也将从资本市场方面得以解决。”王华说。 统计显示,山西省2009年在资本市场融资419.88亿元,拉动银行贷款1200亿元,为2008年融资数的2.04倍,而“今年更大的数据很可能还没出来”。 “正在为此奋斗。”12月16日下午,一位参与山西十二五规划不愿具名的专家告诉本报,接下来五年间,山西省上市企业将力争翻一番,达到60家,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力争达到3000亿元,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建设。 为实现再造一个新山西目标,十二五期间,预计山西省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总量达到5万亿,方可支撑转型跨越发展。“按目前民间投资占社会总投资50%计算,未来五年民间投资至少需要跟进2.5万亿。” 那么,山西的家底如何呢? 据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山西省存款余额为17805亿元,贷款余额为8923亿元,存贷差8882亿元,民间借贷规模达到2000亿元。加之,近年淘汰落后产能约退出资金2000亿元。粗略估计,山西省民间闲置资金过万亿。 如此来看,山西的确“不差钱”;然而,本报在采访中却发现,山西现在最缺的是一个良性的机制。 了解到,山西目前正处于严重的“投资逆差”状态。据不完全统计,近年来山西到其他省市的投资呈增加趋势,在内蒙古投资达1000亿元,在天津投资达1200亿元,在河南投资达800亿元,在陕西投资为300亿元,而上述省份来山西投资的项目相比要少得多。 “投资环境不优,民间资本自然流向投资环境好、收益回报高的地区,在综改区获批后如何突破这一难关,迫在眉睫。”山西省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提醒,这点做不好会影响山西综改区的进展。 “这需要建立一个良好的投资环境,包括健全的金融服务体系,吸纳省内外的资金。”崔满红分析称,那种从政策到财力、集全国之力而建设一个特区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山西不应该心存侥幸,而是要尽快闯出一条适合自己发展的路。


如何做有赞微商城
微信卖东西怎么卖
小程序怎么登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