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蛟河信息网 > 体育

逝水流年小说无声的泪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58:45

看着床上躺着的自己,心里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那稀疏短短的白发,惨白的面容,萎缩的肌肉,变形的手脚,深陷的眼窝,远远一看似乎没什么,但稍微走近仿佛一个骷髅,空洞的眼睛,人看一眼都会做噩梦,哪里还有一点人的生机?只有心跳再继续,嘴里咿咿啊啊本能的发出点儿声音。虽然已经看了这么多年,可是依然无法从心里接受,自己一个如此要强之人,居然是这样的结局,让她如何面对,每天看着自己,那心里的难过又是谁能够体会的呢?可又有谁知道她的存在呢?她不过是一个脱离了肉体的魂灵。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她真的是生不如死,欲哭无泪。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似乎童年的记忆就在昨天,自己还是一个儿童团长,圆圆的脸,扎着小辫子。虽然那些战争的血腥不曾染红自己的衣襟,但前前后后,自己俨然一个小大人了。而如今自己却变成了一个离休的植物人。世事沧桑,如此无奈,如果有选择的机会,自己会选择这样地活着吗?应该不会吧,自己可没有勇气,来承受这样的结果呀。  第一次发现自己已经不是自己,那是怎么样的痛苦无助。她多想回去唤醒那沉睡的身体,可是无数次的努力,无数次的失败,无数次看着至亲就在那儿,守着已经空洞的身体。自己再怎么哭喊,再怎么撕心裂肺都是徒劳。刚开始,还幻想着也许哪天床上的身体就醒了呢?自己又是自己了呢?就这样的梦啊,这样的盼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却终究抵不过现实的无情,五年、十年、二十年……已经三十多年了,她早已经绝望了。那个身体就一直躺着。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由一个年逾不惑风韵犹存的妇人,变成今天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看着自己的身体骨骼一点点变形,看着肌肉一点点萎缩,看着头发一点点脱落变白……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是能挽住亲人的思念,还是能留住老伴的脚步?  门帘轻轻掀起,儿媳又来了,手里端着温水,轻轻地放在旁边的盆架上,开始为她擦脸,手上力度轻柔,然后又用专门的手绢擦牙。测测体温,看到脸上的眼屎,她看看室内的温度,把门帘掀起了一角。洗漱以后,一会儿又端来了一小碗汤面。她只要闻一下味道,便已经知道今天都做了什么。那是用骨头汤煮的面片,里面有碎碎的蛋花,馄饨皮儿切得碎碎的,清淡又不失味道。她知道家里的冰箱里经常放着各种汤,骨头汤、肉汤、鱼汤、鸡汤……儿媳就是用这些每天为她做面汤。儿媳用小调羹一点一点得喂,旁边放着擦嘴用的手巾,总是很柔软的感觉。每顿饭都要近一个小时,因为每次吃得凉了就容易闹肚子,汤总是放在保温的地方,每次就盛一小点,喂完再盛。吃完饭,收拾好,就开始给她翻身,进行按摩。虽然已经躺了这么多年,自己身上从来没长过褥疮。还经常为她擦浑身,虽然变形得厉害但身体很干净。尿布更是换得勤。每天家里都在线条上晾满尿布,那都是用纯棉的秋衣秋裤做的。  儿媳每天除了做饭,照顾孙女,很大一部分时间就是照顾这个身体,把这些都做完了,再打开电视看一会儿,出去买点菜,一天的时间就过去了。十年了,已经快十年了。儿媳每天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当初刚来的时候,孩子还小,又得上班,根本忙不过来,没办法,儿媳便办理了早退,回来照顾这个家了。  对这个媳妇,她已经说不清,是该爱呢还是该恨了……可是她也很痛苦,如果不是这般细心的照顾,也许自己就可以早点离开,不用受这么些年生不如死的罪了。可凭心说,遇到这样的媳妇,应该是她的幸运,换个人,就算自己的亲生女儿,恐怕也早就……也许她也不过是像人说的那样?不知道。可是自己有选择的余地吗?自己的儿子每天过来看看,退休了,多数时间都是在麻将中混日子,有时忙得连孩子都不接送,尤其是自己住院的时候,有几次居然是孩子自己从学校走回家了……唉,该怎么说呢?又能说什么呢?她幽幽地哀怨着。比这更无情的,自己也早已经领教了,还有什么呢?久病床前无孝子啊!她何尝不知道啊!  当初儿子喝醉酒,指着鼻子说:“你伺候她干啥,死了算了,早死早托生……”她想女儿们,不管怎样那都是她的心头肉啊,都是她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上次住院时,好不容易盼来了女儿们,多久没见过了,都快记不清了。  女儿们来了,坐在床前,护士们都说:“你嫂子对老人真好,植物人这么多年一直这么精心。”  大女儿撇撇嘴:”她哪有那么好的心?还不是为了钱吗?我们还伺候了二十多年呢。”她无奈地摇摇头,有什么好说的?  你们三个当初,还不是把你爹的抚恤金和剩下的钱全分了,没给你哥留一分吗?只把我推了出来……到了这边除了工资照发,其他什么钱都没给……都是自己的孩子啊,再怎么心痛,人也是有私心的啊……  当初在班上突然就那么晕倒了,一睡不起。  那时她还和老伴住在老家,和大女儿一起,是单位给雇了保姆,出着营养费,老头子天天看着。她们都上班,大女儿是教师,老二是公务员,老三是一家工厂的车间主任,都是有文化、有素质的人,比儿媳水平高多了。她们都离得不太远,有时过来看看。  二十年,如果说女儿们什么都没做过,怎么可能?只是如果不是老头子,也许自己早就……老头子走了,这才被接到了外地工作的儿子家。当初老伴不愿意离开老家,却让她独自一人来到了这里,现在连那些过往的记忆都快消磨干净了。  如今的她什么都没有了,她病了,她知道这次是真的该结束了,她感觉越来越虚无。很快自己就被救护车送进了医院,身上被一堆管子插满了。  几天后,女儿们姗姗而来。听,外面那吵闹声,每次都是这样。医生进来了,看了看各种仪器,最终拔掉了所有的管子……她觉得身上反而轻松了,只是她也知道自己真的要离开了……最后的一个夜晚了,哀乐声在空气中回荡。争吵声透过哀乐传过来。  “我们一人两万,剩下的给你”  “一人一万”  “不行,这么多年工资你全拿了,没给我们一分,你儿子做买卖,买楼房还不是靠着妈的工资吗?”  “当初爹的钱还不是你们全拿了?妈是有工资,可是平时照顾妈,有病住院不花钱啊?现在什么不贵呀?”  “妈住院是实报实销,你当我们都傻呀?她一个植物人能吃多少?”  “你那么会算计,怎么当初不自己照顾?”  “妈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干嘛我一个人伺候?你们是儿子,干什么都是应该的……”  听着断断续续的吵声,她痛苦地捂住脸,无助地摇着头。吵吧,吵吧,管不了啦,以后也听不着啦,算了吧,一切都算了吧……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射向大地,她化作尘埃,带着那无声的泪一起飘散,消失在天地之间…… 共 252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缓解前列腺炎从自身做起
昆明治疗癫痫的研究院哪家好
癫痫到底能不能治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