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蛟河信息网 > 美食

70年代 - 潘粤明:我更爱你备受摧残的容颜

发布时间:2019-09-17 10:59:09

(文/阿南)

此稿为征稿而来,投稿邮箱见文末。

不得不说,娱乐圈在经过一段时间的野蛮生长之后,最近大爆的几个人越来越让自以为找到市场规律的圈子摸不到头脑。

《红色》带火了除了拍戏几乎神隐的张鲁一,《人民的名义》把真·老干部达康书记带到观众眼前,《我的前半生》又让巨头雷佳音身价翻了几番。而要说起最近爆的最意外的那个,便无疑是潘粤明了。

潘粤明,1974年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艺术系影视制作专业。这个七十年代出生的男演员履历相当具有时代感:

2002年,他靠《情不自禁》——一部讲述“女警爱上贼”的警匪言情电影,获得了第九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

2006年,《京华烟云》、《红衣坊》、《白蛇传》接连在央视播出,他身着一袭僧袍为白娘子扫雷峰塔的镜头成了一代人的童年回忆。

如果不出意外,白衣书生潘粤明,本该在互联网入侵生活之前就迎来自己的黄金时代。严格来讲,潘粤明并不算天赋型选手。

零几年能上位的男星除了长相不掉链子,专业素质也绝对过硬。像他这样水准的演员放到现在即便不至于被嘲全无演技,但估计也逃不过被划分进“小鲜肉”这个一言难尽的圈子。

命运没有让他继续在这条路上往下走。

有的时候你很难说这个人生的分岔路到底是好是坏——毕竟如果没有2012年那场与董洁的往事,我们无法见到如今的潘粤明。微胖,稳重,挑的角色从阴郁到轻浮,但总归是没有了当初白衣少年的影子。

离婚把他们弄得两败俱伤。

这是段经历者和记录者都不想提及,却又绕不过去的信息:

2012年10月20日,董洁工作室发表公开信表明两人分手,并明指潘粤明嗜赌成性,粗暴无礼。

10月21日,潘粤明发表声明回应,同年起诉董洁经纪人。两年后,法律宣判被告对潘粤明已构成侮辱诽谤,并造成了名誉权侵害。

但是伤害已经造成了。潘粤明的事业一落千丈。

他本来是个很体面的人,可互联网时代带给他的第一波流量竟是把他一团乱麻的家事曝光在镜头之下。

接受某媒体的采访时,他一脸疲态,完全失去了少年时的神采:

“脑子要炸了,心要胀破了,好好一个家,就觉得好好一个家,你怎么能这样呢?”

顿了顿,他又说:“现实题材的片子,你看到的东西可能就会不一样。懂得妥协了,人就成熟了。”

这为他日后的转型埋下了伏笔。

在此之前,潘粤明在大众眼中的形象还是许仙式的白面书生。他也短暂的挑战过一些“硬汉”或者“戏子”的角色,说不上出戏,但也没有特别惊艳。

然而2015年,一部票房超过八亿的悬疑喜剧成了年度爆款,许多人出了电影院刷影评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原来那个一脸阴郁的继父是潘粤明!

自此,他似乎在这种需要展现人性复杂性的角色上一去不复返了。

2017年8月30日,悬疑罪案网剧《白夜追凶》上线。

截至目前,该剧播放量已破十亿,豆瓣评分高达9.0。

本剧主要讲述了一个“流氓弟弟被冤枉刑警哥哥来帮忙”的故事。但值得一提的是,被认定为通缉嫌犯的弟弟和身为刑侦支队队长的哥哥是一对双胞胎。潘粤明在剧中一人分饰两角,单凭肢体动作便能让观众分清他正在演的是阴郁的哥哥还是痞里痞气的弟弟。

这种考验演技的设定,配上智商在线的案情,短短几天便使得《白夜追凶》口碑爆棚。编剧做过十一年的律师,对现实中大量的卷宗了如指掌,用缜密的逻辑线刷新了国内网剧界新纪录。而选择潘粤明做主演的原因,如果总制片人袁玉梅不说,或许谁也不会想到。

这场演员和角色的缘分,来自于潘粤明参加过的一个综艺节目——《跨界歌王》。

以白面小生形象出道的潘粤明,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摇滚迷。

在《跨界歌王》开播前的特别节目中,潘粤明向节目组展示了他几箱子的摇滚乐磁带——崔健、臧天朔……在镜头里扬起的尘埃中,你不得不承认,即便看着还是少年模样,潘粤明也四十多岁了。他所信仰的这些东西,对于这一代的年轻人来说,已经很遥远很遥远了。

节目开始的第一首歌,他唱了《快让我在雪地中撒点野》。

闪烁的灯光中,潘粤明穿着白衬衣和牛仔裤安安静静站在舞台中央,唱到兴起的时候却一脚踢翻了立麦。

就是这一脚,让制片人袁玉梅看到了他文弱外表下的爆发力。

潘粤明到底还是个演员,尽心尽力唱了十二期,最终也没进决赛。

但是他上台的几期选的歌都非常有意思——从压抑着狂野的《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到轻快明亮的《带我到山顶》,甚至还唱了一首意味深长的《给自己的歌》。

这首歌的舞美与之前相比可谓是非常简单。

空荡荡的舞台打着蓝色的光,潘粤明穿着格子衫和牛仔裤,眼上系了一块颜色扎眼的红布。

他声音也没怎么变,把细微的皱纹遮住,还是《情不自禁》里那个笑起来玩世不恭的少年郎。

是不能原谅 却无法阻挡 恨意在夜里翻墙

是空空荡荡 却嗡嗡作响 谁在你心里放冷枪

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 每当你记起一句 就挨一个耳光

然后好几年都闻不得 闻不得女人香

岁月 你别催 该来的我不推 该还的还 该给的我给

岁月 你别催 走远的我不追 我不过是想弄清原委

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呢 她的爱在心里埋葬了 抹平了 几年了 仍有余威

想得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想得却不可得 情爱里无智者

好像是在唱自己,也好像是在说别人。

兜兜转转,总归是蹉跎到了如今。

现在人说起潘粤明最爱提的就是三个字:少年感。

按理说也是四十多的人了,何况是以演阴郁角色打的翻身仗,怎么就成了“仍是少年”的代名词?

可是少年感有时候还真与长相无关。

少年是一种心性。

透过潘粤明的眼睛,你仿佛能看到他中年人的皮囊里住着的那个少年的灵魂。

敏感,善良,安静,见识过这个世界的阴暗角落,却仍然坚守着一块小小的、干净的土壤。

13年的时候这个少年快死了。他拖着一具驱壳在镜头前强颜欢笑,说的最真诚的是:“凭良心讲,谁遇到这样的事儿,谁都不可能说轻轻地就能够放得下。

有的事就是活生生的戳在这了,你能怎么着,你想怎么着。”

后来的这些年,他不太愿意再提起那些话题了。记者也很礼貌,问了许多影片的问题后,很委婉的问:“您现在是完全走出过去的负能量了吗?”

谁都明白,以潘粤明风调雨顺的青年时代,没有后来的经历,走不出如今的路。这是他和观众都跨不过去的一道坎。

他动了动身子,皱起眉,却没抗拒:

“这个东西就是你遇到了,就是平常心去面对,你只能这样,你还有什么办法,对吧?”

话音刚落,他忽然“嘿嘿”一乐,抬起手冲记者示意:“好,下一课题。”

那个少年从他眼睛里活了过来。平头,黑眼睛,和那个为了心爱的女孩勇敢赴死的流氓卧底小白一模一样:“我这一生当中,只亲过一个女孩,如果我真的能活下来的话,我想告诉她,我要娶她。”

少年不会老,只会死。

潘粤明的少年活了下来。

【版权归作者所有 稿事编辑部整理发布】

<十一 · 年代男星策划>

往期回顾

80年代 | 胡歌:我们都要和自己和解

90年代 | 毛不易:总要有人来唱唱这个时代

投稿邮箱:major_ent@163.com

详情戳

春风十里不如... ...赚点money

— END —

搞一稿就有料 扫个码就知道

全球热门出品

更多内容下载网易新闻

四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
小孩子积食吃什么药
消化不良饮食怎么调理
拉拉裤怎么穿不漏尿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