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蛟河信息网 > 历史

流年失蹤者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6:13:33

  据有关资料介绍:红军时期,仅安徽省金寨县一地,就为中国革命牺牲近十万人这里面,还不包括因各种原因失踪的三万余人這些失蹤者,被隱沒在紅軍史中,成為中國紅軍史上最難以釋懷與疼痛的一筆

  ——题记

  一

  接善寺门前台地上的古柏已经有七百多年的历史了正是十一月的黄昏,古柏被从北边刮过来的山风,吹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悠远沧桑之声那些声音,有的是从古柏的粗硬的叶片上发出来的,有的是从虬曲的枝丫上发出来的,有的干脆是从树身上那粗砺的树洞里发出来的那些声音,不动声色,却有着几分怪异与冷峻寺门是半掩的,门前的一对石狮子如今成了拴马桩,一头枣红色的儿马正在吃草它不时地抬头高台下面的淠河,此时已经进入枯水期那些往日来往不断的商船,都不见了踪影淠河边上的史家大宅,如今也不见亮起灯光据说在此前不久的中秋之夜,史家老大被红军第四团给处决了跟在史家老大后面的地方民团,也作鸟兽散

  深山里夜露起得早,天还没全黑,古柏树上好像就有了一层湿气女干部丁小竹从高台下的汤家汇街上走过来,她一身布衣,老蓝色,头发剪得很短,齐耳在山里,她长得不算顶漂亮,但五官周正,甚至有些小巧,整个人也如同一只山雀子,走起路来还冷不丁会像孩子一般蹦跳几下她嘴里哼着“八月桂花遍地开”的歌,心想桂花早开完了,但是山风里却还有些桂花的香气丁小竹最喜欢的香气就是桂花香,她家门前就有一棵上百年的大桂花树,每年中秋前后,那些细小别致的桂花,从浓密的桂花树叶中探出来,那个香啊丁小竹好像桂花就真的开在眼前一样,翕动着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但是,她接着闻见的就是老柏树的气息了柏树的气息是往下的,重;而桂花的气息是往上的,轻她闻得出来柏树的气息里有股子说不出来的让人心紧的感觉她不喜欢她上了高台,走到寺门前的石狮子旁正吃草的儿马朝她望了眼,她伸手在马肚子上摸了摸马其实有些瘦,现在山里物资太紧张了别说马了,就是人也得紧着过白匪的队伍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着,整个金家寨地区,如今是一张被铁皮箍着的铁桶外面,白匪们日夜盘算着怎么将里面这些红军给箍死,而里面,分散在四乡八镇的红军队伍,一面要应对大大小小的战斗,一边还得天天“过关”所谓过关,其实连丁小竹也不太清楚保卫局的首长说是要人人讲思想,过关就是过思想关过关的目的是将部队里那些坏分子给清除掉这过关的事儿,从中秋前就开始了一些坏分子还真的被清查出来了,然后……丁小竹又叹了口气她才十八岁,前年跟着哥哥一道参加了农会,她专门做妇女工作具体任务就是发动广大妇女筹粮,做军需品今年中秋后第二天,她突然被从农会调到保卫局保卫局首长老李找她谈话,说大家都知道你根子正,思想坚定,所以调你到保卫局来你先跟着大家学习学习,然后再好好地开展工作丁小竹说我没文化,这事恐怕干不了李局长说只要坚定信念,就能干好她于是便从农会到了保卫局她负责通讯联络具体事情就是负责传递保卫局内部往来文件她不识字,她也绝对不看那些文件文件大部分都是敞开的,只偶尔有一两份特别重要的文件,才由李局长亲自烙上火漆现在,她手里拿着的正是一份烙着火漆的文件,李局长特别交代她:一定得送到接善寺叶局长手里她进了寺门,里面的房间已经亮起了灯她径直走到前排由大殿改造的办公室前,喊到:“叶局长,文件”

  “啊,好啊小丁哪,来”叶局长个子不大,精瘦戴着副眼镜,镜片厚得像山上的老朴树叶他不是本地人,据说是从上头派下来的在保卫局里,他专门负责审讯他接过文件,并没有马上打开,而是问丁小竹:“昨天晚上那个黄老根是不是叫了一晚上”

  “是的一直在骂说他冤枉”丁小竹说,“黄团长说他革命这么多年,一心想着打白匪,怎么忽然就成了AB团他说他连这个名字都没听过”

  叶局长坐下来,端起白瓷杯子喝了一口,他喝水的声音很大,喉结上下滑动,像枪的扳手他慢慢打开文件,说:“没有人愿意承认自己是AB团的越是反动,越是顽固丁小竹同志啊,斗争很复杂哪,很复杂”

  丁小竹似懂非懂确实,她真的不太懂,但是,她觉得李局长、叶局长他们都是对的这是上面的精神,半个月前,她就看到从山那边过来的更大的首长,专门到金家寨来开会会上,大家神情凝重更大的首长说如果再不肃反,再不搞过关,我们的队伍就彻底被反动派给占领了那么,革命还怎么革因此,过关要毫不含糊,肃反要坚决彻底丁小竹听着,也觉得问题的严重性了虽然,她平时并没有看到多少真正让她觉得严重的问题但首长这么一说,她还是拧起了眉头也就是在那次会议之后,一些被请进来过关的人,会在某一个黄昏或者黑夜里被悄然带走,再也没有回来她曾经问其他人,那些人被带到了哪里没人回答她但是,昨天晚上,一夜叫骂的黄团长在叫骂中透露了一点黄团长说那些人都被打死了,他哭着喊:“那可都是些真正的革命者哪,都是从血泊里走过来的人,可惜被……”她一时震惊今天早晨,她差一点就去问了李局长但想到纪律,她忍住了

  现在,叶局长看完了文件,然后拿起桌上的纸笔,飞快地写了封信,折好,递给了丁小竹,说:“马上送给李局长”丁小竹说:“好,就送去请局长放心”

  出了接善寺的大门,天已经完全黑透了不过这对于丁小竹来说,再黑的天,都一样对于这接善寺和汤家汇,她再熟悉不过了她下了高台,古柏树发出的声音,比刚才来时更粗重了些她嘘了口气,小跑着往街上走就在她刚走到街口时,突然从街角那边传来了一个声音:“小竹,过来”

  她有些惊慌,但马上镇定了她回过头来,看见丁三树正向她打招呼她犹疑了下,又看看四周,除了他们俩,没别的人影她走过来,丁三树说:“从接善寺来”她点点头丁三树又说:“你手上拿着什么给我看看”

  她将手上的信往怀里拢了拢,说:“这不行”

  丁三树的眉目,在暗夜里有些模糊,但眼睛却亮丁三树是丁小竹的堂哥,现在在五支队当小队长五支队大队长是江子龙算起来,江子龙应该是丁小竹的表哥江子龙的母亲是丁小竹的堂姑江子龙人长得高大,浓眉,跟丁小竹的哥哥同岁两个人也是同时参加红军,不过丁小竹的哥哥早在半年前,就在斑竹园那场战斗中牺牲了哥哥当时是五支队的队长,白匪砍下了哥哥的头颅,挂在碉堡上丁小竹趁着月夜跑到碉堡对面的山上偷偷看过就是那次,她在山上刚隐蔽好,就碰见了江子龙江子龙也是一个人江子龙说他得好好地看看丁队长下半夜,他想去碉堡那边将丁队长的头颅给抢回来丁小竹说这太危险了,敌人这就是在诱你江子龙说敌人还没这本事,我知道他诱我,我就是要将计就计丁小竹还是不放心但江子龙说一切都计划好了,我不会失手的何况丁队长也会保佑我那天晚上,天正下着毛毛细雨,江子龙是半夜时分开始行动的他先在离此碉堡有三里地的另外一座碉堡外,点起了一把大火,又朝碉堡里打了几枪,然后迅速地跑回到这边碉堡,在碉堡前喊门,说是那边碉堡出事了,团总让大家赶快过去支援碉堡里的人不明就里,先是有些疑惑,接着就开门出来,往火光处奔跑江子龙趁着慌乱,施展轻功,取了丁小竹哥哥的头颅,飞奔而去在黎明之前,江子龙和丁小竹一起,将哥哥的头颅埋在凤形地那里有一丛茂盛的竹林,在此之前,丁小竹那被白匪杀害了的爹,也埋在那里丁小竹哭倒在地,江子龙说:“哭吧,哭完了,再杀白匪,替丁队长报仇”丁小竹喊了声:“哥”江子龙说:“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哥了”丁小竹又喊了声:“哥”

  丁小竹想到江子龙,再看看丁三树丁三树又道:“让我看看吧,是不是说我们大队长的”

  “江子龙”丁小竹问

  “是啊江大队长前天就被喊到接善寺来了,一直没有消息我着急啊,全队的人都着急眼看着白匪正围着我们打,这个时候把大队长给关了,这仗还怎么打啊”丁三树望着丁小竹,说,“让我看看吧”

  丁小竹还是犹疑丁三树从她手里抢过了信,然后拿出火石,划亮他在识字班学了些字,整封信不长,也就三四十个字,他认出了“江子龙”这三个字,还有“处决”两个字其余的字他连猜带想,总算看出个大概这信里写的是五支队大队长江子龙,查系周炳勋死党,建议立即处决请同意丁三树看着信,手心出汗,心里发紧他吹灭了火石,拉着丁小竹就往街后边的山上跑丁小竹说:“干嘛呢三树我还得送信呢”丁三树小声却严厉道:“别说信了这时候是信重要,还是江子龙的命重要”

  两个人跑了半里地,到了后山脚下停住,丁三树说:“我们得想办法”

  “想办法”丁小竹问

  “是啊,得救江大队长不能让他们给处决了”丁三树说,“三师那边有两个团长都被杀了这事……我怎么从来没看出他们有什么不对小竹,你说江大队长是AB团吗”

  “这……”丁小竹说,“我听保卫局他们说,AB团是最顽固的,还有什么改组派,什么……反正都是应该肃清的不过,哥这……”她问丁三树:“真的要处决”

  “这信上都说了就等着你送去,他们一得到回信,说不定就行动了”丁三树拍着脑袋,说,“这不行不能让他们杀了江大队长,我们得救他”

  “救他怎么救是得救呢他可是我哥”丁小竹这下急了,她说,“接善寺里关人的地方是中间那一排由好几个战士看守而且,接善寺里还住着不少兵”

  “硬救肯定不行得想办法我们合计合计”丁三树参加红军前,在乡里人称“小先生”,脑瓜子灵活,他想了会,拉过丁小竹,说:“这样,你先回局里信就不要交了明天早晨我来喊你我们得既救人,又要救得漂亮”

  丁小竹点点头,说:“好”

  二

  天刚蒙蒙亮,大别山里的杜鹃鸟正一声接一声地叫着丁小竹已经起床了昨晚她一直没睡半夜里,她听见这边保卫局总部里人声嘈杂,她起床从窗子里瞅了眼,看见有人被押出去了那人是红三师的一个副师长,土生土长的金家寨人以前,他同丁小竹的哥很熟,据说是个出了名的能打仗的角色不过,现在,他已经被确定为周师长的人他两手被反剪着,嘴里还在不断地辩白:“你们这是胡闹老子革命这么些年,白匪用一千块大洋要我的人头,都没要成没想到现在你们替白匪干了老子不服”她看见有人用枪托狠狠地打了他的头,他瘫了下去后面两个人上来,搀着他出了院门她不知道他们会怎么处理这个副师长她隐约听那些执行处决任务的人回来给李局长汇报,说有些人是开枪打死的,但大部分是用石头砸死的,还有的是活埋的她不懂这些革命的复杂性对于她来说,几乎是一团乱麻她相信组织,不过,她心里也有疑问从中秋以后,被叫到保卫局来的人越来越多这些人,大部分被关在接善寺,一小部分就直接关在保卫局里其中一些人,丁小竹也是认识的她以前在农会负责妇女工作,同部队上的人打过交道在她的印象中,这些人很多都是出了名的老红军,能打仗,会做基层工作,老百姓都很喜欢可是……正如李局长所说:“肃反斗争是项复杂的斗争,不能被现象蒙蔽了”她又想到江子龙丁三树说要救江子龙,她虽然嘴上答应了,但心里还是有些打鼓她从后山回到保卫局后,将叶局长写的信藏在床垫下面她出门去给李局长打水时,李局长还特地问她叶局长那边有没有什么情况要汇报她支吾着说没有李局长说如果有,要及时汇报,没有,就算了

  丁小竹一直在床上折腾她无法判断出现在到底该不该救江子龙丁三树说早晨就过来叫她,她必须得在天亮之前拿定主意现在可以断定的是江子龙确实是被关在接善寺那边,而且,叶局长的信上说是要处决的,就等着李局长这边同意时间紧迫,她这会儿想到的是江子龙冒险去碉堡上取走哥哥的头颅那天晚上在竹林里,江子龙说:“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哥了”她是喊了他“哥”的自己的哥哥已经牺牲,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江子龙这个“哥”,丁小竹想不管怎么着,一定得救他不过,救出来之后,她得问问江子龙,他到底是不是周师长的人到底做没做对不起革命的事如果真的做了,她也不会放过他她不想江子龙跟刚才被押走的那个副师长一样,一直喊着“冤枉”

  主意定了,天也亮了丁小竹起床到院子里扫地然后烧水,洗梳等一切做好,天已大亮她打开保卫局的大门外面两个站岗的士兵,朝她笑笑她四下张了张,然后就看见丁三树正背着枪从街道那边转过来她站在门边上,丁三树老远就喊:“妹子,妹子”

  共 2 281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安徽省金寨县,是中国第二大将军县,是著名的革命老区2016年4月24日, 总书记去金寨县考察,并前往了革命烈士纪念馆敬献花篮为了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作者随安徽省作协走进金寨,创作了这篇红色题材小说,以这种方式向我们的革命先烈致敬据相关资料记载,革命期间,金寨县牺牲红军战士近十万人,而这数据还不包括因为各种原因失踪的三万人,这其中正包括很多个像这篇小说中的江子龙与丁小竹江子龙是五支队大队长,在红军肃反期间,被戴上AB团同伙的帽子,下令秘密处决在保卫局通讯联络员丁小竹和堂哥丁三树的帮助下逃离关押,并在自卫队洪队长的协助下,逃出镇子,进入金刚台深山丁三树在护送他的途中不幸被白匪抓获,残忍地活埋丁小竹也在深山中不知所踪江子龙住在山洞中,一边寻找这丁小竹的下落,一边偷偷捣毁敌人堡垒,以“红军五支队独立分队”的身份与之进行着战斗,为大部队做掩护江子龙也成为了敌人心脏的一枚钉子,欲除之而后快与丁小竹重逢后,二人因相同的革命信仰而结合,在深山老林中继续着战斗然而,他们最终被叛徒出卖,白匪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江子龙为了保护丁小竹,与敌人周旋,最后英勇就义这是真实的人物,真实的故事,几十年过去了,隐名埋姓的丁小竹老人回忆起这些往事,仍然是惊心动魄而当年的保卫局资料里,仍然记载着江子龙与丁小竹是变节失踪者小说根据红军当年的肃反事件进行挖掘,以江子龙丁小竹为原型,还原一些历史事件,让人唏嘘感叹的同时,不免陷入深思不管世人如何评价,历史如何记载,江子龙丁小竹,以及许许多多个革命战士,都不曾叛党,不曾背离自己的革命信仰赋予了精神力量与英雄信仰的作品,大气而厚重,倾情荐阅【:一朵怜幽】【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7: 9:15 在2016年《安徽文学》第10期特刊上看过一遍了

  佩服

  问安洪老师 没有什么比相信更像爱

  2楼文友: 15:47:1 品文品人、倾听倾诉,流动的日子多一丝牵挂和思念;

  灵魂对晤、以心悟心,逝水的时光变得更丰盈和饱满

  善待别人的文字,用心品读,认真品评,是品格和品位的彰显

  我们用真诚和温暖编织起快乐、舒心、优雅、美丽的流年

  恭喜,您的美文由 逝水流年 文学社团精华典藏

  感谢您赐稿流年,祝创作愉快 只是女子,侍奉文字

  楼文友:- 0 11:4 : 8 宏声给文友拜年来了祝文友新的一年万事如意新的一年文学路上精品佳作生辉大型文学站--江山文学使我们相聚,我们携手共同向前

治疗流感的维生素
老年人尿失禁的治疗方法
尿液浑浊发红是什么原因
老年人骨质疏松食补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