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蛟河信息网 > 历史

任课保卫战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6:39:25

教师节了,往事如烟。李老师手中真有一支点燃的黄果树香烟,可以放大到大漠孤烟直了——因为他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那,应当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事情往往坏在自己的手里。如果当时他顺应期中期末考试的不成文惯例,给学生留范围有限的复习提纲,并在提纲中原封不动地出题,让学生都背得滚瓜烂熟,甚至出现几个一百的满分。那末,就不会有学期末的任课保卫战了。  这种惯例的形成,与工厂办学,委派不懂教育的人来充当领导有关,与当时厂矿师资队伍素质较低有关,与教师当中普遍的虚荣心有关。记得当时的党支部书记兼了我们年级的政治课,他就是带头这样干的。考试成绩一出来,一百分一大串。按现在的标准衡量优分率,绝对百分之百。  当时李老师的孩子正在读初二。作为家长,他也同一般家长的心情相同,就是指望初中毕业后孩子能考上工厂办的技校。时代局限使然,那时考上技校或中专,就像现在考上重点大学一样高兴。因此,家长对子弟学校的关注,可能比不上现在这样强烈,却也是拳拳于心的。他们拳拳于心的是都哪些老师教他们的孩子,特别是语文和数理化谁来教。(那时还不考外语)李老师拳拳于心的是必须参照中考的考试方法,来实施考试。这样不仅可以掌握学生们比较真实的成绩,而且针对毕业时的中考也是个适应的训练。于是他不给学生搞那种有范围的复习提纲,而是全面系统的复习提纲,且压根不勾画那种暗示将要出成试题的所谓“复习重点”。他只是领着学生认真地进行考前复习。  但结果可想而知。因为没有校际间的统一考试,一个年级两个班又都是他一人教,就没了横向的比较。同时家长的习惯向来只盯住自己的孩子,而进行纵向的比较。  “原来都是九十多分,这孩子咋下降的这样厉害呀?”  “远不如小学的时候了,那时我们孩子都是双百!”  “学校也是,怎么谁都可以来当老师呢?”……  这些话没人当李老师的面来说,若是当面李老师至少还能分辨几句。没人给他分辨的这个机会。当人家背地里策划改变他的教学轨迹的时候,他还在捧着一本《全国各地中考语文试题集》在捉摸着:“跟到初三,我该咋样下功夫呢?”  快放假的一天,校长笑呵呵地进了语文教师办公室,说同李老师商量事来了。说老李你看,帮我解决个难题吧!我们学校的政治课一直都是书记和主任兼任着,他们那么忙,不好再让他们兼下去了。  李老师不知道背后的事,还以为真是这样呢。但他心里不情愿,脸立刻就阴天了。说:“书记不就是开开会讲讲话组织组织政治学习,主任不就是协调协调教务工作,安排安排考试,有啥忙的呀?”  校长说,哪里像你说的那样简单?再者说现在政治课越来越重要了,可能明年中、高考就要百分之百地计算分数了。我看你毛著学的好,有一定的马列水平,最适合教政治了。  李老师听了,苦笑道:“你别给我戴高帽子了!我来学校时不是同你讲好了吗,你也答应我把这届学生带到毕业嘛!答应的事,怎么可以中途变更呢?”  校长说老李呀,此一时彼一时。我这可是长远打算,全盘考虑。而且很慎重,是通过校务会研究一致同意的。  李老师高声说:“那也应当事前给我说一下呀!你们一致同意,可我不同意。校长你一定要我改教政治,也得推迟一年。我无论如何也要教完这届学生。教完这届我就去教政治,好不好?我说话是算数的,决不改悔。”  李老师想不到他的这句承诺,后来还真的改变了他的教学轨迹,大半辈子当起了中学政治任课教师。尽管当时他是多么地热衷于语文教学。人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是什么事情上都可以实现的呀!  校长又三番两次地学校或家里找李老师做工作。李老师性子古怪,认准的事情毫不动摇。因为他觉得自己已经做了巨大的让步。看李老师这样固执,校长终于耐不住性子猛提高了声音说:“老李我告诉你吧——不是我不让你教初三语文,是人家家长不信任你,成绩上不去,你担不起这个责任,我也担不起这个责任!学校就这样决定了,你掂量着办吧。”  还真是很戏剧性的冲突,陡起高潮。  李老师想一想两年来忙得连气都喘不过来的情形,却遭此误解实在委屈极了。他说:“好呀,原来是这么回事!”  李老师一来气就得猛吸烟,忙点上一支,也不让一让校长,恨恨地吸了两口,吐出一大团烟雾来才说:“要本来像你原先说的那样,我立刻答应了也没啥——可要是家长不让我教,我这初三语文就教定了。你再说出天花带绿叶来,我也教定了。”然后一摔门,就扬长而去了。  接着就放署假了,可事情没有完。李老师知道校长心里也明白,只要他不吐口,就是连下“十二道金牌”也没有用。  转眼到了开学前一天,校长通知李老师说:“老李呀,你这事可惊动主管厂长了。现在你就到书记办公室去,他在那里等着你。还有王老师也在。现在厂长要听听你们两人都要教初三语文的理由。最后,就由厂长当场拍板。”  李老师这才知道背后还有人觊觎呢。心里嘿嘿地笑两声,量他也不是对手。校长又有言在先地说:“老李,你要是说不过人家,可就别埋怨谁了。”  矛盾上交,是一种没有办法的办法。李老师这个犟人实在让校长有些头痛,但他就是这么个性格。即或心里觉得有些歉意,也不会表达出来。  然而,李老师觉得事情不是那么回事了,就问校长:“怎么是王老师?你不是说学生家长反对我教吗?”  校长笑着说:“王老师不就是学生家长之一吗?当然不是他反对,但他要跟你竞争可是有家长支持的呦。要我说老李你就算了,教初三累不说,责任也大,那么多家长在后边盯着,难受不难受哇?”  李老师说:“校长这话你都说过多少遍了,别在临战时刻动摇我的军心了。”  李老师是怀着必胜的信念走进书记办公室的。因为他知道主管教育的这位副厂长,受过高等教育,思维敏捷清晰,为人正直爽快,办事公道利索。在这样的领导面前,有什么可怕的呢?可怕的是那种拖泥带水听风就是雨不作调查也不动脑分析的人。  厂长坐在书记的椅子上,表情严肃,说话和蔼,给人是一种信赖的感觉。面对面的调查很快就开始了。  李老师不知道王老师假期为这事又作了多少工作,只见他心情很急切,抢先陈述他的理由。他一定以为是先下手为强了吧?  王老师振振有词地说他是科班出身——某夜大学中文专科毕业(这自然是对比李老师中专都没毕业);说他已经刚刚带过了一届初三毕业生有了经验(对比李老师没教过初三);说他与学生家长有广泛的联系有利于沟通(对比犟脾气的李老师交际能力差)等等。当然,王老师要是简单明了地说出上面三个理由,可能说服力要强得多。问题是他一句一啊,两句一哼地重复。拐弯抹角,磨磨唧唧,口角泛白沫。欲贬损别人还想天衣无缝儿,想抬高自己还要假装谦虚。东拉西扯可能是要展示渊博,只可惜肚子里没存货,到底也宣泄不出什么有味的东西来。却偏偏占去了别人好多宝贵的时间。  轮到李老师说了。他语音平和,语气坚定:“报告厂长:第一,我们考试成绩优分率很低。但我是模仿外地中考试卷出的试题,而且没有给学生画暗示出题的所谓复习重点,能考到平均七十多分我还是满意的。第二:中考作文的分数比例很大,我觉得我是有把握教好作文的,因为我做学生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了。第三,这一届学生我已经带过两年了,每个学生的语文学习状况,我了如指掌,非常有利于进行个别辅导。第四,我还是其中一个班的班主任,我了解学生,学生也了解我,这可能更有利于作学生的思想教育工作。就这些。”  李老师的陈述,就是这样,语调平静,语速适中,不枝不蔓,不哼不哈。  厂长先把脸对着王老师说:“我看这样王老师,咱们就给老李一次机会。都教了两年了,感情上舍不得呀!你说是不是?”厂长把脸转到李老师这边来继续说“哎,是不是?我没当过老师,但当过学生。学生是不大愿意换老师的呀。”  厂长很艺术,乐哈哈地把话题扯到他的学生时代去了,但也就是那么几句,就说厂里有事走了。  其实,厂长并没有把它决定的主要理由说出来。但他肯定知道,做个好的语文教师的首要条件,应当是语言表达的质量。虽然李老师的语言也不是上乘,直统统、硬邦邦的,但在只有两个人对比的情况下,厂长肯定是一目了然了。  教师节了,往事如烟。李老师手中真有一支点燃的黄果树香烟,可以放大到大漠孤烟直了——因为他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之中。 共 322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呈现性冷淡怎么治疗好
昆明治癫痫医院哪好
如何预防癫痫病才有效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