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蛟河信息网 > 育儿

油荒造富山东数百炼油作坊复活

发布时间:2019-09-13 13:44:56

油荒“造富”:山东数百炼油作坊复活

国际能源讯:接过烟,深吸一口,盛勇(化名)便俯下身来,“啪”地打开炉门,指着里面熊熊燃烧的大火说,这是用轮胎炼柴油最重要的一步。 11月12日夜,漆黑一片,在距离山东惠民县城40多里开外的这个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被一大片林木掩映着,伴之以深沉的夜色,盛勇和六七位工人,还在忙碌。 橡胶燃烧的刺鼻味道,一阵阵传来,门口,狗吠不已。不远处,一个高高的烟囱里面,冒着浓烟。一辆卡车上面,3位工人将轮胎里面抽出的钢丝,满满地装了一车。 盛勇带着,跳上一个放置在墙脚的油罐,挪开顶门,两根手腕粗壮的橡皮管子,搭在罐体边上,黑色的液体汩汩外冒。盛说,这就是柴油。 随着时下各地油荒的不断蔓延,这些曾被各地环保部门重拳打击的地下非法炼油作坊死灰复燃。以山东为例,盛勇说,“仅我所知道的和有联系的炼油作坊就有好几百家。” 连日来在山东数地采访发现,这些炼油作坊从生产、加工、流通环节直至遍地开花的私人加油站点,形成了一条暴利驱使下的非法利益链条。 私炼柴油价水涨船高 据盛勇介绍,他从2000年开始就已经在做这一行。2007年,他们在邹平县青阳镇上了轮胎炼柴油的设备开始正式生产,他说,前期只要5万元,完全就能周转开来,在自家院子里就可炼油。 没过多久,这项技术在青阳迅速复制开来。“到2008年,家家户户都有炼油作坊,规模不等,稍微好点的一次性投资20万元,月收入就能达到30万元。”盛说。非法炼制柴油的迅猛扩展态势,远超盛的想象。 11月11日,从山东省邹平县出发,一路向西,在近20公里的路段上,基本每家每户门前以及院子里面,都杂乱地堆放着废旧轮胎。 青阳镇临近章丘县界,此地污染严重,灰尘满天。在沿着马路行走的半个小时内,就有12辆装满轮胎的车,从青阳镇扬尘离去。 邹平县环保局监察大队队长槐晓涛向介绍,此前,当地依法取缔的非法炼油作坊多达百余家;到了2009年上半年,邹平县取缔的炼油厂为44家。从此之后,青阳的非法炼油势头有所收敛。按照槐晓涛的说法,“现在没有一家。” 来到毗邻的西董村,该村一户村民告诉,很多的厂子偷偷地转移到了别处。 注意到,在堆积轮胎的路旁,不时可见“出售全套炼油设备”的广告招牌,底下写着一串号码。找到了一家生产这些炼油设备的公司——山东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该公司总经理称,他们公司生产着30至60立方的炼油设备,这附近的客户非常多。 随后他向提供了一位山东枣庄的客户资料。14日,与这名唐姓客户取得联系。他向表示,现在自己的厂内共有30吨柴油,每吨最低售价4000元。唐先生的油品全都是自己用轮胎炼制,他说,目前轮胎价格涨到了每吨1840元,炼制出来的柴油价格自然也水涨船高。 根据唐的介绍,和他同样用轮胎炼制柴油的工厂,在枣庄还有好几家。 月收入近百万元的暴利 12日,赶往距离邹平有160多里外的惠民县,一路上可见大小不一的加油站,分布在道路两旁。 采访了解到,由于近些年来打击力度加大,这些轮胎炼油作坊的选址更加偏远,一个主要的特点是,炼油厂址建在县与县的交界处。 一位私家车主向称,在惠民县与商河县的交界一带,存在着许多炼油厂。当晚7时,这位车主带着沿316省道,一直向西,出惠民县界不久,车子拐进一片树林里,在一条坑洼不平的小道颠簸了约莫十多分钟,才隐约看见星星点点的火光。 据司机称,这家炼油作坊存活了一两年了,因为太隐蔽,而且周边没有村子,很少有人向有关部门反映。 厂区内没有灯光,摸黑进入,地下扔满了许多废旧轮胎、铁丝、砖块,初看上去,该厂占地足有十多亩。 当晚,这家厂子的老板醉酒,早早睡下。盛勇便带着,握着电筒,一高一低地走进炼油的所谓核心工作区。4个炼油罐被架起,旁边是气炉,从进料系统、罐式冷却系统再到出油系统,工艺粗放且简单。 槐晓涛向简单介绍了用废轮胎炼油的原理:将轮胎放入炼油炉中,高温加热之后,形成了馏气,通过管道将馏气进行冷却,就能形成柴油。其后形成的炭黑,再用作炼油燃料。在此过程中会产生大量有毒气体。 就是这样的一套设备,盛勇所在的这个厂子,每天需要“吞吃”废旧轮胎88吨。而这个无名轮胎炼油厂,每个炼油罐的纯利润在5000元左右,每天这个厂子净赚2万元。同时每天产生的钢丝还有好几吨,按照每天88吨的轮胎消耗量来算,可产生钢丝近30吨,而每吨钢丝售价在1500元左右。因此就这样一个普通的炼油作坊,油品和钢丝两项收入,每月的利润接近70万元。 盛勇说,他们的利润随着国际油价的起伏而不同,国际油价高时,他们赚得更多。如果有足够的资金,可以上十多个炼油罐,一天的利润非常可观。 据盛介绍,“通过油贩子将这些油运往大大小小的加油站,每转一次手,价格相应提高。最终的售价可能每升在6.3元左右。” 另外的一个渠道是被分布在道路两旁的私人加油站买走。13日上午,在山东省316省道两旁,走访数家加油站了解到,每升汽油价格最低6元,这与两大巨头的柴油售价整整相差1元左右。 油荒催热的畸形繁荣 滨州市环保局一位袁姓主任告诉,近些年来针对非法炼油厂的打击力度很大,但由于轮胎炼油的技术非常简单,打击之后容易出现反弹,“可能今天取缔之后,明天又开始炼制了。” 据盛介绍,目前山东的轮胎炼油产业,基本上以邹平为中心,西至济南、聊城一带,北到惠民、庆云,南至枣庄、临沂,东到青岛、莱芜等地,普遍都有。 2006年末,国家发改委、环保总局联发了《关于开展废旧轮胎土法炼油整治工作的紧急通知》称,随着石油价格的不断升高并持续处于高位,利用废旧轮胎土法炼油的现象有蔓延之势。废旧轮胎土法炼油二次污染严重,对周边环境构成较大威胁。 而在油荒之下,山东的非法炼油业又咸鱼翻身,渐成气候。盛勇在暗夜中带着,参观完厂区后说,“有机会我也会自己开一家炼油厂。”


线上教育类微商城哪家好
微信小程序排名
小程序拼团功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