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蛟河信息网 > 健康

改名帮芣孒农民工缺钱缺尊重

发布时间:2019-10-13 04:57:02

  农民工输入大省广东和农民工输出大省河南的主要领导,都提出将适时取消“农民工”称谓。消除附着在称谓上的歧视确实很重要,但农民工遭遇火车票购门槛一事也提示人们,要真正实现农民工与城市的融合,并非称谓改变就能完成。

  最近国内多地在取消或者酝酿取消农民工这一称谓。然而有称,对此,质疑的声音多于赞同的声音。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这不由得让人联想起最近在微博上广为讨论的一件事:在石家庄的公交车上,一位农民工主动给一对母子让座,不想反被那位女士嫌弃他坐过的座位太脏,还不让孩子去坐。

  这样的事情是不是个例,很难讲,但它既然在络上引起如此大的关注,可见对于对待农民工的心态,在很多人心中仍属敏感,不能以平常的逻辑去思考问题。在这样的心态背景下,一幅生活路线图固然可以提供足够的权利,但现实中人们是否能够很好地接纳这种权利,就令人心存疑虑。此外,取消农民工的称谓应该是一种意识上的进步,但称呼从农民工三个字变为新型合同工人是否仍暗示了一种刻意,一种在意,一种特别的审视呢?

  因此,在规划农民工的社区生活路线图的同时,在提供权益的同时,也要提供足够的权益保障,同时借助公益力量,尽可能地消除嫌脏这样的心态,只有法律与道德的双管齐下,才能勾画出未来的美好图景。

  促进农民工的社会融合,需要各个职能部门、服务机构乃至整个社会在治理末端的切实努力

  春运火车票络出售,一位农民工通过媒体投书铁道部,直言络售票对一些农民工而言太复杂,不太切合实际。这样的呼声,让人心酸,也再次折射出农民工这一群体的相对弱势处境。

  此前,农民工输入大省广东和农民工输出大省河南的主要领导,都提出将适时取消农民工称谓。消除附着在称谓上的歧视确实很重要,但农民工遭遇火车票购门槛一事也提示人们,要真正实现农民工与城市的融合,并非称谓改变就能完成。

综艺
安全
民生历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