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蛟河信息网 > 时尚

老鼠之死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49:53

I  这只老鼠在枯井里困了三天三夜。  三天前的一个夜晚,大马路上已经没有了行人,只剩下路边微黄色的路灯淡淡地打在街道上。老鼠一路风尘仆仆,从这头窜到那头,狂喜于当时的静谧和自由。它溜进街边的那个垃圾桶,啃完了一切啃得下的东西。当它美美地探出脑袋的时候,发现两只鱼丸大的绿眼睛盯着它,接着像大伞盖的黑爪子就向它伸过来。老鼠一惊,忽地从侧边跑开了去。  那条大犬狠命地追着。老鼠吃得太饱,肚里一阵难受。但是为了活命,还是忍着跑下去,它几乎没看眼前,只想把那条可恶的狗甩开。  “哒”的一声,在老鼠睁开眼的时候它已经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只听见上面几声狗吠,接着慢慢地慢慢地变弱,感觉得到那只狗的渐行渐远。  它抬头看了看圆圆的口,盖子露着四分之三。  “呸!”老鼠唾了口,“真该死!”    白天的时候,太阳从上面照射下来,它总是要躲在有阴影的地方,免得别人看见而遭罪。而一天的太阳总是有变化的,于是它也跟着阴影的变化而变化,像个被人控制了的木偶。  昨天下午,一个顽皮的小孩把脑袋探进来,发现了睡在阴影里的它。他哇了一声,接着就有块石子砸在了老鼠身上,它被惊醒。幸好那石子很小,只是弄疼了它但不至于使它成残废!  更大的石子砸了下来,老鼠在下面窜来窜去,从扔石子的频率来看,那小孩估计是想置它于死地。“咚咚咚”的响声震得老鼠耳朵都快聋了,有点支撑不下去的时候,那孩子的母亲硬生生地把他给拖走了。老鼠松了口气,瘫倒在一块石头上。  原本就饿,现在还耗费了这么多能量,它已经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迷离中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见头上盖子口的那束刺眼的光亮。  昨晚,它几乎想啃起壁上的青苔来。它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身体贴在石块上,就像厨房里贴在砧板上的一条死鱼,又扁又软的,唯一不同的就是还剩下点气息。    它几乎绝望了,之前它还想象过N个出井去的情景。想过壁上突然长起一块块的石头方块来,它顺着方块一跳一跳地跳出了井;还有脚下冒出往上升的面包柱子,它趴在柱子顶上,边啃面包边往上升,将它送到井口;或者更好玩的一种,这井里会自然地冒各种各样吃的,还有它曾经暗恋了好久的鼠MM……  现在它没有再去想任何事情,几乎感到绝望!其实它也挺幸运的,碰上这个混乱的小镇,这里有个没盖好的枯井也都没人管。政府那帮家伙老鼠得谢谢他们,让它多活了几天!    这是它困在这里的第三个白天的傍晚。  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拖着个气球跑着,长长的线,后面栓着球,男孩牵着就像牵着牛。不过牛可没有那么好玩。你瞧那气球被男孩拉得上下翻滚着忽腾忽腾的呢。  气球掉进井里,轻轻触碰了下老鼠的脑袋。它睁开眼,看见白颜色的线。  幸亏它是个脑子聪灵的老鼠,即使在那种饥饿的情况下反应也那么灵敏。在看见白线的下一秒,它就死死地咬住线不放,果然啊,求生时的智慧和力量都是无限的!  小男孩把气球拉出来的时候,发现线上面吊着一只扁扁的小老鼠。他呀的把手里的线松开了,老鼠此时已经开始到处窜了。只听见耳边的阵阵喧哗和尖叫声,大部分是女人的,那种恐怖的令老鼠毛骨悚然的尖叫!  当老鼠逃到安全的地方时,它确确实实已经把残留的最后一点力气耗完了,它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II  它贼溜溜的眼睛骨碌骨碌转着,现在不饿,只是有点后怕,刚在鬼门关口转了圈。  现在,它正躲在一家人厨房煤气灶后面的小洞里,好几个小时前它刚从昏厥中醒来,那时候已是半夜,刚好旁边有块发了霉的馒头。它什么也顾不上便狼吞虎咽了起来,三下两下就解决了。它的胡子都染成了绿色,现在随着它的呼吸一上一下地颤动着!  “嘭——”的一声,老鼠吓一跳,将头往里面缩了缩。它看见红颜色的拖鞋出现在煤气罐旁,马上又消失了,“嘭——”    周围安静了下来,老鼠小心翼翼地从洞里出来。它以贼快的速度爬上碗橱,想找点吃的。可是除了冰冷的碗筷和铁勺,它什么也没有找到。  门缝里透过来一点昏暗的光。老鼠跑了过去,它扁扁的身体刚好能从缝里钻过去。    这里比厨房更干净。老鼠很失望地溜了溜整个餐厅和客厅,没有抱希望自己可以找到什么填饱肚子的东西。其他的门缝太小,它钻不进去。  老鼠往窗外望了望,晨曦微露,已经看得到一点朦朦的光亮。  它重新钻回到洞里,眯起眼,等待早晨的到来。    “妈妈,我牛奶打碎了!”  小男孩的声音传来的时候老鼠已经醒了,因为刚才有阵响亮的玻璃破碎声。它看见雪白的牛奶淌在餐厅桌下,在周围蔓延开,飘来一股甜甜的奶香。老鼠吞了吞口水,只是不敢从洞里跑出来。  “谁叫你不小心的!笨蛋一个!”  那双红颜色的拖鞋出现了。老鼠看见她将牛奶和一地的碎玻璃片一起扫进了簸箕里。  老鼠动了动嘴唇,无奈地耷拉下了脑袋。    客厅里的钟响了九下。一个小时前屋子里就已经安静下来了,老鼠从洞里出来,心里想着一定要找到点吃的,否则准备饿塌去了。  餐厅桌下留着些孩子掉的米粒,老鼠窸窸窣窣地吃完,便开始到处乱找。橙黄色的沙发,老鼠钻到底下,发现全是灰尘,出来的时候染了满满一层,它忍不住呛了下鼻子,“嗤”的一声。  旁边白色的鞋架子,老鼠从旁边溜过的时候,闻到一股浓浓的脚臭味,好一阵恶心!  它终于在一间房间的垃圾篓里找到了半个面包。它瞧了瞧这房间,淡绿色的窗帘上面画了个蓝色的猫,那只猫肚子上有个大大的袋子,好像里面装满了好吃好玩的东西。  “不知道那猫袋子里有没有香香的火腿肠!”老鼠边啃面包边想着,“哼,想画个猫来吓我呢,这只猫画得也太可爱了点,真搞笑!”  那半个面包对于老鼠来说也确实蛮大的了,它吃完一半后就感觉很饱。它不想浪费,于是从上面狠狠咬了一大口,往自己的洞里奔去。来回了三四趟,剩下的那点面包就搬进了它的窝里。    中午12点多的时候,老鼠在洞里听见外面防盗门打开的声音,接着便是衣服丢沙发上的声音,再接着是电视声,吵闹的乒乒乓乓不知道啥东西。    老鼠过得还不错,只要那间有淡绿色窗帘的房间的门是开着的,它总是能在里面找到吃的,要么是剩下的面包,要么是饼干。有一次它在餐厅的冰箱旁叼到了根很新鲜的火腿肠,是那个男孩开冰箱时不小心掉的,他没看见,头也不回屁颠屁颠地跑回自己的房里去了。老鼠那个乐呀。  说来也有十几天了,老鼠最讨厌那男人,西装革履,大热天的还喜欢戴帽子,真不搭调,看了叫人发笑。他走进厨房时,老鼠斜着眼睛瞄着他,看见他把帽子摘了下来。欧,老鼠终于看清了,原来他是个秃顶。哈哈,老鼠笑着,看着他头顶上几根孤单的枯黄的头发,心里一阵高兴,突然心里冒出一点小鄙视,拌着点优越感。    老鼠还发现了个奇怪的现象,那个红颜色的拖鞋经常早晨三四点左右会在厨房里出现。它经常可以在洞里看见拖鞋就在煤气罐旁,离洞口很近,弄得它大气不敢出一声。有时候她就在厨房来来回回地踱来踱去,十分钟左右又离开;有时她会开碗橱,弄得碗筷霹雳巴拉的响。总之老是这样反反复复。    今天是礼拜天,他们一家人都呆在家里没出去。老鼠今天本来想出去溜达,弄得它挺郁闷的。早上的时候,听见女人和男人吵起来了,吵得还挺凶,男人满嘴的脏话带着重重的鼻音,听起来粗犷而恐怖,女人的声音尖细尖细的刺耳。小孩之前在哇哇大哭,后来变成断断续续的啜泣。    凌晨三点,老鼠正在酣梦中,突然被一阵响亮的“咄咄”声给吵醒了。它分明辩得出,这是切菜的声音。  那咄咄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急,完全超出了正常切菜的范围,很明显那砧板是空的。  老鼠忍不住将脑袋探了出来。它看见女人穿着单薄的睡衣,两只手死死地抓住菜刀柄在砧板上剁着,大汗淋漓的,眼睛似乎要冒出火来,好像那砧板上有块死活也剁不碎的猪骨头。  女人的神态和力度到了几乎癫狂的程度,老鼠吓得全身哆嗦了起来。首先是因为看见女人那吓人的表情和变态的行为,其次是想到自己哪天被抓到后会不会放到砧板上被女人这样的剁。  他妈的真恐怖,那女人早就得了夜游症,老鼠想。它死死地趴在面包上,动也不敢动一下。    III  今天阳光很好,一家人都不在,客厅的落地窗旁洒了一地的阳光,老鼠懒懒地躺在阳光下,假寐着,偶尔滚过来滚过去地翻翻身。  它用前脚搓了搓嘴巴,嗅来嗅去。好像暖暖的阳光照进屋里来后就变了味道。这房子很少见到阳光的,总是阴阴的,可是却不凉爽,闷热闷热,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男人女人走了就好,老鼠这几天都快被屋子里压抑的气氛熏得晕头了。    它碰到了麻烦,这段时间每天都吃得很饱,长了不少肉,肚子也鼓鼓的了。原本那个洞就很小,加上它得储存点面包饼干之类的,现在这里好像都快容不下它了,翻个身都难,更别说活动了。    几天后,老鼠的的确确无法在原来那个窝里呆了,夜晚睡觉的时候头都会露出来。它总在担心那大红拖鞋哪天会把它的头给踩扁。它瞧了瞧自己的身体,胀得有小孩吃饭的碗那么大了!  它在整个屋子里找啊找,终于发现了个好去处。那就是小男孩书架后面,那里有个很大的洞,足够两个它那么大的老鼠住进去了。  几经周折,老鼠把家当搬了过来。这里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很暗,还有书架发霉的味道。  它看见洞里有好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弹弓,钢珠,塑料壳,变形金刚,没了炮筒的坦克。这里虽然很大,可是都塞满了那小男孩的“收藏”,前天他把一个大大的死蜘蛛丢了进来,蜘蛛的脚刚好触到了老鼠的嘴巴,它当时差点吓得昏过去。那只死蜘蛛太大了,身体上沾着黄绿色的脓液,又脏又臭,熏得老鼠实在忍不住从洞里跑了出来。  “妈妈呀——耗子,耗子——”小男孩叫了起来。老鼠从门口窜出,外面就是客厅,它差点撞在那大大的灰褐色拖鞋上。那男人肥大的脚掌,突然一下印了下来,还好老鼠灵敏,掉了个头,只是轻轻擦到了下。  老鼠看见那女人拿着把拖把挥来挥去,其实对老鼠根本没有半点威胁,因为她完全就像是闭着眼在发疯!    老鼠转眼就躲在了一个他们谁也看不到的地方,不多会房间里也安静了下来。听见那女人的声音:“我说怎么厨房里那么多老鼠屎!”  “我说怎么菜里面经常会看到黑黑的圆东西,原来那是老鼠屎!”男人胖嘟嘟的嘴开启了,砸吧了下茶杯。  “哈,该死的你没想到吧,我还得感谢老鼠,给我提供了老鼠屎来给你下饭下菜!”  “你妈的贱女人,原来故意想毒死我!”老鼠听见杯子“哐啷”一声,从男人手里狠狠摔了下来。糟糕,又开始吵架了!    小男孩还在自己房间里,老鼠这回胆子放大了点,小心地溜回了他的房间,躲在门后面。它看见小男孩伸手把那蜘蛛提了出来,丢进了垃圾篓里。  这男孩真邋遢,蓬垢的头发像冬天浸过粪坑的杂草,衣服上满是鼻涕和泥巴。难怪敢这样提那只恐怖的大蜘蛛。  外面男人和女人好像打起来了,一阵摔东西的声音。  男孩把书架后面那个洞里的东西都掏了出来,鼻涕从他鼻孔里流了出来,他用舌头当手绢。鼻涕又流了出来,他拿手指一揩,往书架脚一抹。  男孩对男人和女人的吵架好像丝毫也没有听见更没有看见。他从抽屉里拿出了很多破布和破棉花,还有剪刀透明胶硬壳纸。  他用那些东西把洞塞得死死的,外面用硬壳纸粘了起来。  老鼠看着他做完这一切,心里很不是滋味。    IV  老鼠还是呆回了原来的窝,它把吃的弄到别处去了,也没有再去搬过食物,因为这里放不下。  很奇怪,好像那女人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进厨房了,晚上梦游除外。  客厅和餐厅乱七八糟的,拖鞋东一个西一个,沙发上堆着男人和孩子的衣服。女人那粉红色的内衣挂在阳台上一礼拜都没收进来,一边掉了下来,另一边还悬挂着,风一吹,晃晃荡荡起来。    老鼠这两个礼拜瘦了不少,洞里可以存储吃的了,只是男孩的房间里也很少找得到可吃的东西。上次老鼠去找,看见书桌边上凝结成块的一堆堆鼻涕,恶心得不想继续找下去。黑不溜秋的沾满灰尘的鼻涕。    老鼠经常做梦,做那个女人疯狂剁砧板的梦,半夜的时候总是突然吓得醒过来。  半夜,它看见女人光着脚进来了。她一进来就瘫倒在地上,靠在煤气罐旁边。  接着是“呜呜呜”的哭泣声。  老鼠将头探了出来,看见女人长长的卷发垂在脸颊边,随着哭泣微微颤动着,很像个女鬼。  其实老鼠已经有三天没吃东西了,它找不到吃的,感觉自己呆在一个冰冷肮脏的坟墓里,这个洞是它等死的归宿。    外面的夜粘稠得像石油掺了胶水。  老鼠听见客厅里亲吻的声音,还有女人肉麻的呻吟声。  不是那个女人,这是个新女人!  老鼠得出这个结论后便闭上了眼,它回想起好多好多天以前自己在枯井里呆的那三天,感觉比这好。它此时突然有种很莫名其妙的恐惧,一种想逃的欲望。  可是它很饿,饿得没有力气动一动。    第二天,老鼠看见客厅里的阳光,就像那天它躺在落地窗旁时的阳光。  它很兴奋,突然有了力气,从洞里跑了出来,径直跑到阳光下。  它闻到很恶心的骚味。  阳光很暖,照得它全身软了起来。它睁开眼,看见明晃晃的太阳。老鼠挣扎着往阳台爬,它爬得很慢很慢。    “啊——亲爱的,那里有只死耗子!”  这是老鼠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嗲嗲的。这时它刚好爬到了落地窗门口,旁边是之前女人的那双红拖鞋,馊馊的! 共 503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原发性早泄那些方式能够缓解
黑龙江治男科专科研究院
云南专治癫痫病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